新闻资讯

News

干货分享 | 在线直播课,精彩回顾来了(三)


上两篇文章我们回顾了BITO CEO龚博士对于智能制造的理解、智能制造的发展趋势、系统观和发展方向等干货知识的分享,今天来讲讲接地气的应用案例,我们BITO做了哪些智能制造方面的实践。

 

MiSUMi


15.png


MiSUMi已经实现了C2Mconsumer(客户端)到manufacturer(生产端)的制造模式打通了需求端到生产端MiSUMi拥有自己的电商平台,客户在平台上下单,产生的定制化零件订单需求会经总部将其分配到全球的生产制造中心按需生产。完成生产后,MiSUMi的物流公司会将订单运送到客户手中,通过此模式,实现了需求端到生产端再到需求端(客户)的一个有价值的闭环,形成了良性的盈利模式,将产、供、销的利润全部内部保留。然而该种模式也对MiSUMi自身的生产制造带来很大的挑战。以图为例,MiSUMi的订单多为离散、少量且在线获取的订单,右上图的红色数字15382......等代表公司可以生产的产品种类。长串的数字说明公司每天的生产计划、库存管理、人员管理工艺管理极其复杂,公司需要一套智能系统来有效组织管理所有生产要素,提升生产效率。

右下图显示订单量存在很大的波动,在线需求每天的订单量不一,可以看出最大的波动浮动可以高达三倍之多,平均每天需求的波动在30%左右,因此整体的生产制造是非常困难的。然而MiSUMi C2M生产模式也是非常有竞争力,若企业能大规模的做定制化的生产,若大型的生产制造平台可以如同本地作坊一般两三天内完成交期,真正可以大规模柔性定制化生产,小企业的采购和库存管理是否还存在优势?这需要引起制造型企业的深思。

龚博士认为,“所以我觉得其实很多制造型企业未来一定会往两极的方向发展,第一,大型的制造型企业规模会愈来愈大,属于集团化的运作和生产方式,并且通过技术的手段不断提升效益和运营能力。第二,另外的企业会发展的更精细,同时更加有自己的特点和差异化。”

龚博士举例说,日本既有像丰田这样的大型工业集团,也有不少能做特殊工艺的小作坊。究其原因在于匠人的工艺技术精益,形成了平衡的两极分化的制造业格局和业态。对比国内,我国有很多制造型企业,利用信息不对称和地理隔离,制造型企业均可以分一杯羹,但若有很强制造能力和服务能力的企业上线智能系统后,竞争就无法对等了。 

台积电


16.png

台积电,众所周知是世界上最大的晶圆代工、半导体生产型企业。2018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台积电提供超过261种不同的制造工艺,其产品之一的晶圆制造流程、工艺部署一般是上千道,而台积电要为接近500个客户生产1万多种不同品类的产品,因此台积电对于生产制造管理的要求极高,也需要大量自动化调度。台积电区别于其他客户在于,选择在线系统的核心目标是提升设备使用率。其单台设备价格昂贵,提升设备使用率就可以在资本投入方面获得更好的回报。对于其他服务导向型的企业,他们对于产品交期、客户需求、快速定制,客户交付则更为关注。当面对应用场景规模较小时,企业生产依然有很多的弹性诸如混线的生产、动态的换装、人员的变化等,这些场景对于智能排程系统也有大量需求。

宝马


17.png

美国的宝马工厂坐落在南卡罗来纳州,以购买X系列的汽车为例,客户可以在当地的4S店与销售一起通过宝马的网站来做需求定制,可供选择的配件种类约为200多种,每一种有几十款可供选择。订单下了之后,该生产需求会被送到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进行生产,约2到4周的时间,这台定制化的汽车就会被送到当地的4S店,并配有光盘附赠,以视频的形式记录这台定制化的车在生产中的所有步骤。龚博士进一步讲解,“这说明整台车在下单的那一刻,车门、座椅、每一个配件的归属者,需求方都是确定的,有明确的客户需求。”

宝马的案例侧面反映出宝马也在要求他的供应商包括一级供应商、核心部件供应商,必须要具备在线接单和在线供应的能力。由此,可以看到未来整个制造业的发展趋势,先由龙头企业上智能化的系统来满足管理提升的需求,然后倒推企业的供应链,基于这些企业的客户有极强的效益追求和交期追求,企业就会倒推给它的供应商来满足需求,一步步倒逼产业链的升级,最后实现产业链条的整体升级。宝马已然开始这件事情。

 

end


下期BITO CLASS精彩看点

Q & A 分享
敬请期待!